花样app下载地址

.630shu.co,最快更新玄幻之神级帝皇系统最新章节!

“原来阁下是黑骑的同僚……”

裘千户目光闪烁的看着苏寒,心思急速转动。

他猜测,苏寒可能是京都黑骑中某位大人物之子,又恰好与宇文家相识,这才前来替其出头。

他背后有李明晔,又是东厂,大家分属同一个主子,理当可以好好化解这次的误会。

念及此处,裘千户再次强笑道:“公子,在下裘雨泽,乃是厂督李公公的义子之一……”

“我来之前,就知道的身份底细了,不用再重复。”

苏寒淡淡的道。

裘千户面色再次一变,这说明对方根本就不打算给李明晔面子?

“所以我顺便把李明晔叫了过来,让他看看这个义子在江南道的所作所为。”

苏寒微笑道。

一道身影,缓缓走向众人,当裘千户看到此人后,吓得浑身一颤,彷如遭遇雷击,噗通一声当场跪了下来。

超美黑长直姑娘清新自然花朵唯美写真

那些还未被缴械的东厂番子见到此身影后,也纷纷跪在了地上,脸上露出一丝惊疑不定之色。

“这难道是……”

宇文昊项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这道身影,心中涌起一个极其可怕的猜测。

来者能让裘千户当场跪下,极可能真是传说中的东厂厂督李明晔啊!

“龙华这次请来的大人物到底是什么身份,怎么连厂督都能亲自找来?”

宇文昊项惊疑不定的朝自己这三儿子看去。

其余的宇文家人又是震惊又有些欣喜,今日这局面,似乎对宇文家极为有利!

“裘雨泽,真是我的好儿子啊。”

李明晔在裘雨泽面前站定,低头看着他,咬牙切齿的道。

“义父……我……”

裘雨泽脸上的肥肉如波浪般震颤,一颗颗豆大的汗珠渗出,不断滴落在地面。

宇文龙萱见到这一幕,心中顿时感到解气,但同时又对苏寒等人的身份产生了极大的好奇。

就在这时,众人又感觉到地面一阵颤动。

紧接着,他们竟看到上百黑骑涌入,为首之人身姿挺拔,脸色肃然。

裘雨泽曾经去过京都述职,机缘巧合之下看到过黑骑首领鹤白颜。

他抬头一看,脑子顿时嗡得响了一声。

黑骑首领……也来了?

鹤白颜来到众人面前,翻身下马,突然半跪于地,朝苏寒道:

“圣上,裘雨泽在此地的嫡系已经部翦除,反抗者当场格杀,余下者已经尽皆囚住!”

“圣,圣上?”

裘雨泽目瞪口呆的看向苏寒,下一秒,他心胆俱裂,能让鹤白颜跪地的,除了当今的苏皇,还能有谁?

“圣上,老奴识人不明,请圣上降罪!”

李明晔也转身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俯首于地。

“父亲,还不行礼,来者正是当今圣上!”

宇文龙华突然大喝一声,随后跪地行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当,当今……圣上?

愣了几息后,宇文昊项等人猛然吃了一惊,随后纷纷跪地行礼,直到此刻,众人都恍如云里梦里,有些不知所以然。

苏皇,怎么就亲自来到了他们宇文家?

“他是苏皇?这怎么可能?”

尉迟真金还站在原地,呆呆的看着苏寒。

随后,他目光又渐渐挪到了井月寒身上。

如果前者是苏皇,那这位岂不是苏后?

“嘶——”

心中倒抽一声冷气,尉迟真金双腿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

他带来的那几个护卫惊疑不定,互相对视一眼,最后也跪在了地上。

“我在皇宫,突然听闻有人宫前告御状,说是江南道裘千户,夺百姓家产,如今看来,确有此事。”

苏寒淡笑一声。

“原来……”

宇文昊项等人心中激动不已,原来宇文龙华去宫前告状了。

难怪今日苏皇会亲临,难怪黑骑会出现!

“我登基才多久时间,可有人就已经忘记了当初京都血飘十里的景象。”

苏寒轻轻叹了口气。

血飘十里……

裘千户心中再次胆寒。

他没亲眼见过那个景象,可他知道国师背后的南宫家,大将军背后的林家,神武侯府,四王府,等等曾经的京都大族,都在一夕之间被杀得干干净净……

“裘雨泽身为东厂千户,欺下瞒上,罪当该诛。

尉迟真金口言侮辱苏后,罪当该诛,夷九族。

还有这些东厂番子,明知裘雨泽恶行却无视皇恩浩荡,不及时上报,为虎作伥,罪当该诛。

东厂厂督李明晔,识人不明,撤职回家闭门反省三年。

黑骑首领鹤白颜听命!”

“臣在!”

“从今日起,我要巡游苏国,当有类似情况者,一律予以诛杀,我要这苏国上上下下,至少在十年内,不敢生出鱼肉百姓之心,可能做到?”

“臣遵旨!”

一道道命令从苏寒口中道出,每道出一条,就让人心下胆寒一分。

当尉迟真金听到自己尉迟家要被夷九族的时候,脸上顿时露出不甘之色,仰脖道:

“圣上,在下并不知圣上微服私访,不知者无罪啊。

何况我尉迟家并未造反,怎也不至于被夷九族……”

“还敢辩驳!”

李明晔突然厉啸一声,身形刹那间出现在尉迟真金面前,一掌拍在他脸上。

尉迟真金顿时惨嚎,这一掌,把他的牙齿部都拍碎了!

“少主!”

尉迟真金那几个护卫下意识的动弹了一下。

结果李明晔就是反手一掌一个,把他们当场拍成四分五裂的碎肉!

李明晔心中对裘雨泽是痛恨的,但是对尉迟家,也是更为痛恨!

“择日不如撞日,就把他们放在宇文家门口处置了吧。”

苏寒淡笑一声,目光落在宇文昊项身上:“宇文家主,之后就要麻烦们清洗一下地面了。”

“不麻烦不麻烦……”

宇文昊项连忙道。

没多久,以裘千户和尉迟真金二人为首,上百人在宇文家门口跪了个满满当当。

每个人身后,都站着一名散发着森冷气息的黑骑。

而从京都带来的东厂番子,则站在四周维持秩序,不让百姓太过接近此地。

无数人闻讯蜂拥而至,其中不乏本地一些大族,当他们认出裘千户的身份后,脸上顿时露出一丝惊愕之色。

“斩。”

苏寒淡淡的道。

锵!

长刀祭出!

伴随着一声声噗哧响,一颗颗头颅为之落地,顷刻间,宇文家门口便多了百余具尸首。

宇文昊项等人心中又是痛快,又是惊惧,望着苏寒的目光除了敬畏还是敬畏。

“宇文家主,相信这次的事情,以后不会再发生了。”

苏寒朝其笑了笑,便唤来吞日大鹏,与井月寒二女破空而去。

鹤白颜翻身上马,带着数百黑骑缓步离开。

李明晔看了看地上的尸首,随后深深吸了口气,也带着跟随而来的东厂番子离去。

直到这时,才有人敢慢慢接近宇文家这边。

“宇文家主,刚刚那是什么人啊?为何裘千户就这样被斩首了?”

有人壮着胆子问道。

“来者,正是当今圣上!”

宇文昊项深深吸了口气,沉声道。

当今圣上?

苏皇?

众人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换做平日,他们可能并不会相信。

可眼下裘千户等人的尸首还未凉透,宇文昊项的话,可信度就极高了!一时间,众人看向宇文家的眼神变得十分古怪,心中暗暗猜测宇文家的背景底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