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色直播2s入口

“师兄,现在不要在意这种卷轴内容了,先帮我脸部涂上面膜。”颜铁龙直接对希奇凯恩拜托道。

“铁龙,你为什么也要涂面膜?”希奇凯恩放下手中的面膜,看着颜铁龙递过来的水晶盒子就好奇问道。

“既然我替了这个叫苦米骆斯监狱士兵,那么他明天也要替我出了监狱才行,要是他留在这里,会让我陷入危险之中。”颜铁龙解释道。

没过一会儿希奇凯恩就帮颜铁龙取下面具,颜铁龙将面具安分在苦米骆斯脸上,而自己戴上苦米骆斯脸部面具,然后他将双方的衣服互换,打开牢房们并将苦米骆斯扛到骑米骆斯牢房里,然后对骑米骆斯拜托道:“骑米骆斯,明天就拜托你了。”

“放心吧,团长,我会让他一直睡到明天出狱后。”骑米骆安拍了拍自己胸保证道。

颜铁龙听到骑米骆安的话,他放心走出牢房将牢门关好,在师兄牢房门口对他说道:“师兄,你在的那一段时间,我想明天你也能出监狱。”。

“恩!铁龙,你自己要小心!”希奇凯恩点头并提醒道。

颜铁龙打开牢房第一牢门,就开始咳嗽起来,当他关上牢门就听到年轻人的声音:“苦米骆斯大哥,你这次怎么待了这么久?”。

“咳!咳!没办法啊,都是上头吩咐让我审查一个犯人,不审不行啊!咳!”颜铁龙特意压低沉声音道。

年轻人听到假的苦米骆斯不停咳嗽就关心问道:“苦米骆斯大哥,你到底怎么了,怎么一直咳嗽不停?”。

“哎~!昨天受了一些风寒,本来以为自己强壮没什么事,现在更难受了,咳!咳!”颜铁龙说到最后,咳嗽越来越厉害,甚至身体开始故意晃动。

年轻人急忙扶住假扮苦米骆斯的颜铁龙,没有产生任何怀疑道:“苦米骆斯大哥,我扶你回自己房间吧。”。

女子低胸长裙街边也媚人

“咳!咳,那就拜托你了!”颜铁龙装作虚弱的状态回应年轻人道。

“苦米骆斯大哥,到了!”年轻人将颜铁龙扶到苦米骆斯的房间门口说道。

颜铁龙听到年轻人的提醒,他从腰间取下一串钥匙,连续试用几把钥匙都无法打开房门就压成的声音咳嗽道:“哎~,生病了,连眼神也不好了,咳!咳!”。

“苦米骆斯大哥,你先休息会儿,我帮你开吧。”年轻人看到颜铁龙又重复使用刚刚的钥匙就以为颜铁龙真的因为生病导致他脑子糊涂了,年轻人将颜铁龙扶到墙壁道。

“那就拜托你啦!咳!咳!”颜铁龙装着虚弱样子,拜托道。

没过一会儿年轻人就打开房间的门,同时在床边桌子上点了蜡烛,然后将颜铁龙扶到床上,年轻人说道:“苦米骆斯大哥,你好好休息,我先去继续坚守岗位。”。

“恩!”颜铁龙带着虚弱的声音回应道。

年轻人看到假扮苦米骆斯的颜铁龙躺在床上,他吹灭蜡烛,小心翼翼关上门,离开。

而颜铁龙听到关门声,从床上直接下地,小心翼翼来到门口,用耳朵听门外的情况,当他感觉外面没有人之时就松了一口气嘀咕道:“还好我机智,装病,这样一来就不会被人现自己声音有问题了。”。

“现在还是有些时间,也不知道干什么,对了,我记得那个叫苦米骆斯收了一大笔钱,反正有时间,先找出那一笔钱找说。”。

颜铁龙找了一个多小时都没有找到任何值钱的东西,他疑惑嘀咕道:“真是奇怪了,苦米骆斯那个人收了一大包金币和金条这段时间收藏起来,应该不会放到其他地方,真是奇怪啊,我这会找不到呢?

难道那个苦米骆斯也在自己房间弄了暗格或者是密室。”,颜铁龙开始对墙壁地面敲起来,以这种方法来探查暗格和密室。

颜铁龙经过一个小时左右,他在床下现地板暗格,当他打开暗格点起蜡烛看到里面的东西有些吃惊道:“这么多金币啊,还有三根金条,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居然部都是真的!”颜铁龙拿出金条,在金条上面咬了下,现有咬痕就确定道。

“咦!还有卷轴,不知道记载什么?”颜铁龙在暗格最底下有三份卷轴,他拿起卷轴猜测道。

“这是破岩斗气!强然只是中级土系斗气,而且我不能学,但也是真正值钱货色,以后可以当奖励品给新成员学习,先收起来在说。”颜铁龙看了第一卷轴的内容,他就兴奋并将记载破岩斗气卷轴收到怀里。

“不知道,接下来两个卷轴记载着什么东西!现在想想还真是期待呀!”颜铁龙对剩下的两张卷轴期待道。

“我靠!这张卷轴是记载的内容是已经失传的高级药剂:血灵之魂!

我记得这种药剂可以修复灵魂和永久强化自身精神力,没想到会出现在这种地方!”颜铁龙看到卷轴第一行内容就吃惊道。

“这,这种炼制也太邪恶了吧,难怪会失传了,不,既然这种炼制方法出现在这里,那么以前的药剂师只是将它隐藏起来,不让人知道而已!也是,像这种邪恶的炼制方法,嗯,藏起来,绝对会被摧毁掉。”颜铁龙看完血气之魂部炼制内容就吃惊道。

至于是怎么颜铁龙那么吃惊,那是因为血灵之魂需要用智慧生物的脑来炼制,而且一定要在智慧生物死去一分钟就得开始炼制,拖的时间越长,成功率越低。

“这东西不能留!”颜铁龙嘀咕完,他就用蜡烛点燃记载血气之魂卷轴,只不过卷轴内容已经印在他脑海里。

“咦!居然是精灵语记载的内容,就是不知道内容是怎么样的?”颜铁龙打开最后一个卷轴,他现卷轴的文字根本不是人类文字而是精灵文字就有些期待嘀咕道。

颜铁龙开始有些费力解读精灵文字,他花了将近1个小时时间才将精灵文字翻译出来,毕竟颜铁龙精灵语只有一星而已。

“居然是二级自然召唤魔法:藤蔓卫士!

而且可以学习真是太好了。!”颜铁龙看了卷轴内容有些嘀咕道。

颜铁龙开始念咒语召唤藤蔓卫士,颜铁龙连续释放八次,终于招出藤蔓卫士,只是颜铁龙看着藤蔓卫士有些失望地嘀咕道:“只是缠绕,让人敌人中毒,这种攻击太明显了,根本就没多大用出来。”。

藤蔓卫士:它外形像一条蛇,它浑身拥有尖刺,而尖刺拥有麻痹神经的毒液,它的攻击方式就是缠绕敌人,让敌人中毒,丧失战斗能力。

“恩!有人!”颜铁龙突然听到轻微的脚步声,他急忙将蜡烛灭了同时金条和金币放回暗格,并快将床回复原位,并躺在床上假装睡觉,同时颜铁龙命令藤蔓卫士躲在床下。

滋~,苦米骆斯房间的门被打开,而来人小心翼翼将门关好,他慢慢走到苦米骆斯床边,他露出嘲笑神情说道:“果然如夏罗提恩那小子所说生病了,呵呵,苦米骆斯要怪就怪你知道的太多啦!去死吧!”。

来人据起短刀,直接砍向假装睡觉的扮成苦米骆斯的颜铁龙,只是来人的刀在太空中突然停下,而他表情露出麻麻的神情,然后手无法握住手中的刀,最后刀直接掉落地上。

来人还有最后一丝神智之时,他看到颜铁龙已经坐起身子就说道:“你,你没病!”,然后昏迷过去。

“这藤蔓卫士在黑暗中偷袭人倒是蛮好用的吗,可惜咒语还不是很熟悉,等以后要加强练习才行。”颜铁龙看着倒地昏迷不醒的人右脚上缠绕着藤蔓卫士就有些惊喜自言自语嘀咕。

“恩~,这个人应该是森夜德斯他们派来灭口的,就是不知道他身上有什么线索。”颜铁龙点起蜡烛,他一边嘀咕,一边搜索倒地昏迷不醒的人身上物品。

“真是穷鬼,连一枚金币都没有,恩!这是!呵呵,果然这个人是来杀苦米骆斯的。”颜铁龙从倒地昏迷不醒的人他口袋里搜出一张小纸条,当颜铁龙看完纸条内容就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嘀咕道。

“哎~,现在这个人要怎么处理呢?”颜铁龙看到倒地之人就伤脑筋道。

“算了,反正明天就要离开这里,先将他绑起来放到床下,恩!先等金条和金币部拿出来再说。”颜铁龙看着被藤蔓卫士弄晕人就决定嘀咕道。

颜铁龙现将床下暗格拿出金币和金条一共价值五百金币左右,然后在房子里找来了绳子将刺杀人绑起放到床下。

做完这些颜铁龙也感觉有些疲惫,他就在床上小睡一会儿,只是让他没想到,他这一睡就直接到听到第二天鸡鸣声。

“着了!”颜铁龙说完急忙出门,跑向监狱牢房那边第一牢房门,他从牢门看到希奇凯恩跟骑米骆安有说有笑就安心。

“苦米骆斯大哥,你没事了?”昨天扶假苦米骆斯回房的年轻人对假苦米骆斯的颜铁龙问道。

“咳!咳!我还好,我只是担心牢房的犯人,所以来看看。”颜铁龙回应年轻人道。

“苦米骆斯大哥,你放心吧,有我们在监狱牢房的犯人不会出问题,你还是先回去休息吧。”年轻人说道。

“咳!咳!已经到这里我就看他们,等过一会儿我在去买药剂。”颜铁龙咳嗽走到年轻人,拍了拍年轻人的肩膀道。

“那你就坐在这里吧!”年轻人将颜铁龙扶到桌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