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雪千夏在线播放

   古灵阁的日常金融活动很多。

   既然妖精长老莱奥斯判断一切正常,那么鲍戈自然也不会成天把注意力放在浩瀚的外部雇员报告中,那些许时不时出现的失败汇报,离开了原主管道格拉斯的统筹,他与另一位古灵阁风险投资部的副主管每天所需要处理的工作量陡然增加。

   只不过,在前苏联遗留下的市场中金融角逐,终归算得上是这些年来古灵阁最重要的几场“大型战役”,尤其当其中一方还是来自于北美洲的“叛徒们”时,整个欧洲古灵阁更是铆足了劲要在这次金融对抗中杀死对方。

   “战争嘛,无论是发生在武力层次的,还是发生在金融层次的,从来都不是为了证明谁是正确的一方,它唯一的目的只是用来决定到底谁才是可以留下来的那一方……”

   这是莱奥斯长老在半个月前说的话,同样也是如今投资部之中弥漫着的主要气氛。

   异教徒与异端,从来都是后者更加可恨——只要能拖着那群背叛古灵阁金币的家伙下地狱,古灵阁长老议会甚至可以放弃这一次千载难逢的盈利机会,主动选择亏损。

   事实上,由于入局时间太晚,欧洲古灵阁也没有太多的选择权利。

   为了从混乱的市场中抢夺走足够重量的市场份额,被迫应战的古灵阁不得不投入大量的外汇储备和黄金储备,并且以比市场上普遍价格溢价20%以上的成本,快速地收拢所剩不多的国有资产债券与市场游资。

   非魔法界金融市场的博弈,并不会因为你是妖精、巫师亦或者是麻瓜而产生区别,这就好比是一个巨大的赌场,当所有人提起钱袋子在赌桌边上推出筹码时,他们的身份就已经变成了同等的存在——只不过,这其中有庄家,有幸运儿,也有……

   随着时间的推移,欧洲古灵阁的亏损情况已经开始变得越来越明显了。

   虽说理论上这只是在操纵市场和收割红利之前,再正常不过的前期资本投资,但某种不详的预感还是如同一只可怕的伏地蝠一样,一点点将黑影覆盖在了妖精鲍戈的心中,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不知道为什么,在他的办公桌上一直还放着那几份半个月前投资失败的文件。

   雪地长发美女捂嘴甜美清新迷人图片

   由于这些天来都没有再翻看或者移动过,依然还是保持着之前的数据情况,而没有被更新的那些数据文件覆盖,这在提倡高效的古灵阁之中其实算是一个比较罕见的失误了。

   依然还是古灵阁风险投资部副主管的鲍戈揉了揉眉心,鬼使神差地又拿起那几份最开始的合同扫了几眼,都是一些充满活力但是经验不足的年轻人送过来的报告——倘若换成他当年的时候,绝对不会在还没有确定产权交割的情况下,就冒冒失失地主动去询问购买。

   “前苏联分裂成了十几个国家,覆盖面积太广,资深的专业妖精雇员数量肯定是远远不够的,就算加上了部分通过巫师暗中掌控的麻瓜,也才勉强将局势稳住……”

   偏差值和不完美的投资,这些都是早已被预料到了的不协调音符,相比起这几份失败的投资报告,在他办公桌上堆积的大部分汇报文件都是从不断的喜讯和成功。

   汲取了那几个倒霉蛋的经验教训之后,凡是天命集团插手的地产和工业,欧洲古灵阁妖精们都选择了直接放弃,转而将它们包装为美味的诱饵丢向美洲的叛徒们,以及那些贪婪的麻瓜资本家。

   面对帕拉塞尔苏斯这样一名拥有魔法石的炼金术师,长老议会选择暂避锋芒。

   因为根据莱奥斯长老,以及诸位古灵阁资深分析师的判断,帕拉塞尔苏斯对钱根本没有兴趣,他最讨厌的就是金子,自然更不可能对非魔法界的权势和资本有兴趣——作为单一的长生种个体而言,天命的征途是有限的,缺乏金融知识和野心的他们很快就会退出竞争。

   而随后传来的消息证明,一切都如同以莱奥斯长老为首的古灵阁妖精议会的判断。

   来自奥地利的天命集团以近乎蛮不讲理的气势,挥舞着钞票将前苏联大部分重点城市的高价值空置店铺拿下之后,便进入了偃旗息鼓的状态,就好像是一辆高速飞行的火龙被施展了障碍咒一样,悄无声息地退到了这场金融盛宴的末尾。

   当然,也不算完消失。

   只不过相比起还在银行业、证券业、国有重工业、房地产行业厮杀得火热的诸多外来资本势力,之前气势汹汹的天命集团突然把主要精力放在了一些边角零碎的、诸如肥皂厂、纸浆厂、玻璃厂、日用化工厂、烟酒厂……的轻工业作坊和工厂之上。

   要知道,不同于轻工业健和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度,由于过去几十年来前苏联一直主导的重视“重工业”的发展理念,前苏联境内的轻工业厂房普遍经营不善,无论是技术还是生产力都相对落后——换而言之,总体估值都是相当糟糕的。

   因此,除了少部分同样轻工业基础匮乏的红色国度之外,估计也就只有帕拉塞尔苏斯这样久居于魔法界边缘的老古董,才会愿意如同傻子一样,按照苏联解体之前的价格,高价收购这些早已停产或者濒临破产的麻瓜产业。

   经过了一个多月的金融角逐之后,无论是古灵阁的妖精、北美洲的妖精亦或者是美国人,都已经意识到了出现在前苏联土地上的这一个奇怪的势力,并且在短暂接触之后,不约而同的选择避开了天命集团的投资领域。

   低收益、低产出、高风险、高人工成本……没有势力愿意为了这点微不足道的边角利益,去与一群感情用事的疯子玩哄抬物价的游戏。

   资本,永远不会感情用事,否则就被成为待宰的羔羊。

   这是所有成熟的利益集合一致的理念,古灵阁风险投资部的鲍戈,自然也是这样认为的。

   只不过,在这些天以来,那几份失败的投资报告、霍格沃茨与天命集团的名字,一直在他的脑海里面晃来晃去,让他有些精神恍惚,他一直有一个没有敢问出口的问题。

   如果……

   天命、巫师们、前苏联的麻瓜们……这些在他们眼中待宰的羔羊,同样是以这个理念,参与到这场游戏之中的话,本来就处于最底层的他们,到底想吃什么?

   就在这时,鲍戈的脑海中忽然回想起了道格拉斯被撤职的那个导火索——等等!那些早已被他们遗忘的,来自霍格沃茨的巫师,似乎曾经想要获得古灵阁一半的股权?!

   中年妖精的脸色微微一变,手中捏着的那几份文件颤抖了一下。

   据他所知,尼可·梅勒,是阿不思·邓布利多的挚友之一。

   而帕拉塞尔苏斯,则是尼可·梅勒的挚友之一,那些位于魔法界最顶端的巫师,本来就是同一个秘密小圈子的朋友们,这种大动作的发生,互相之间不可能毫无联系。

   万一,万一这一切……

   鲍戈心中隐约闪过一个不详的预感。

   呆坐在办工桌前恍惚了几秒,鲍戈深深地看了一眼手中的那几份报告,走出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