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主页 > 杏耀文化天地 >

黄德宽揭开汉字“前世今生”:经历了三次“生死危机”

来源:未知 编辑:发表时间:2018-12-28

汉字自甲骨文问世以来已有3300多年的历史,在发展过程中经历了许多曲折。11月28日,在人文与清华的平台上,文学家黄德宽说,“伟大的汉字”经历了三次“生死危机”。汉字之所以引人注目,是因为汉字是中华文明的伟大创造,具有顽强持久的生命力。黄德宽还担任清华大学出土文献研究与保护中心常务副主任。十多天前,他在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上向媒体介绍了最新的解说结果。

黄德宽,中国文献学校长,清华大学人文学院教授。他在安徽著名的文化名城宣城长大。在祖父的影响下,他从小就与古代文化有着密切的关系。先后就读于安徽大学和南京大学。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我一直致力于中国文字学和古代汉字的教学和研究。

他的第一部专著“中国文献史”清晰地描述和分析了传统文献学的发展。由于参与了国家社会科学基金“九五”重点课题“商周汉字演变研究”,成立了“古文字谱系编撰”小组12年,编撰了“古文字谱系细化”一书。

汉字的起源仍然是个谜。在中国许多地区,自新石器时代以来,就出现了与人物起源密切相关的刻画符号,其中有代表性的符号有河南乌阳嘉湖遗址的龟壳画和陕西临通半坡的阳韶文化等。山西祥芬陶庙遗址发现的“文”、“陈”等铭文符号,可能是目前最早见到的汉字。

在早期,汉字采用“用形式表达意义”的方法,即象形文字、意义和理解。这种造字方法在甲骨文时期占70%以上,具有明显的优势,但也有很大的局限性,不仅符号多,而且有复杂的抽象概念和虚词等,难以形成。汉字发展遇到的第一个困境是许多概念不能通过形式和意义来创造汉字符号。

多么,怎样从殷商甲骨文来看,有两种方式可供选择:一种是采用长期使用的同音转喻法,即“假借”,拼音字在甲骨文中占有相当大的比例,占29%。到西周,字形和音字逐渐成为主要的形成形式,到了春秋战国时期,汉字的形成基本实现了一个单一的“形与音”。这一改革从根本上解决了汉字符号生成机制的问题,使汉字符号适应时代的发展。

汉字发展的第二个危机是书写效率。从甲骨文、西周青铜器上的铭文、战国时期的竹简到秦代的法令文字,汉字的形式具有较强的视觉特征。汉字形式是在描述客观事物的基础上形成的,逐渐发展成一种由曲线组成的字型,称为“大印章字,小印章字”。

黄德宽揭开汉字“前世今生”:经历了三次“生死危机”

战国时期,在追求方便写作的过程中,印章与实际应用之间的矛盾日益突出,陷入了写作效率低下的困境。秦始皇统一六国演义后,实行了“书法写字”的方针,“小传”成为古代文字的终极形式。东汉时期出现了“新李体”,直到魏晋时期,这种文体才成为我们今天所称的“常规剧本”。

清末,中华民族和文化陷入了深刻的危机之中。有些人将中国贫困和弱势的积累归因于科技教育的落后,这是由于汉字的复杂性所致。神圣的汉字逐渐走向祭坛,各种汉字改革方案层出不穷,许多人提倡用罗马字母代替汉字,并对拼音的进行已成为共识。这是汉字面临的第三大危机。在西方文化影响下形成的汉字改革运动,几乎把汉字推向了毁灭的悬崖。

新中国成立后,汉字改革提出了简化汉字、普及普通话、制定和实施汉字拼音方案三大任务,促进了汉字的规范化和标准化。